秦关山

关山难越。

有点慌的其实,毕竟已经十二月了

那个举报有奖的东西也开始生效了


微博的东西差不多收拾干净了

互关的都能看到

其他的就emmm

lofter这边还不知道怎么办

拜托各位帮帮忙想想办法吧……


我他妈透爆!

野熊:

补全爽完!

人体不好 结构乱猜 参考一堆 不喜勿喷

我他妈吃爆胜出/轰出

磕到晕厥

【柒七】处男情结

我他妈社保

胡椒玉子烧:

車!就是車!完全他就是!車!



新手上路,油門踩死;燉肉不香,開車不穩。

衹能祝大家進食愉快…!


我好喜歡評論!長評好感飆升(?)


你們的認真閱讀和喜歡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鏈接如下。




艾特一下 @知直止致  @谢安 


週末了,大家午餐加點肉呵!




鏈接走→https://m.weibo.cn/6452441881/4294652548972613






評論補檔

肉渣,
偷窥,背德预警。

你们看我这个长图,好不好看?

丧尸化注意。

#大概是很久以前的点梗。
恍惚记得白起以前是个很温柔细腻的人。

虽然这么形容一个在战场上恣意驰骋的戴面具怪物有点违和。

近距离的爆炸冲击力过大,他被气浪掀起抛到了远处,彻底跟队员们失散了。

被持续的眩晕和疼痛搅成一团浆糊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种想法。
他总是刻意在忽略这种东西。

巷口持久不歇的枪声和人群叫骂声把大批丧尸引向了远处,掩在一片土灰下的他倒是幸运的没有被发现。

他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枪声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别在胸前的呼叫器只能发出单调刺耳的电流杂音。

反正他老这么躺着挺颓的,一点都对不起他这个男主角的身份。

于是他爬了起来,随手捡起身边的枪,也顾不上拂去一身灰,跟着个大概的方向艰难移动着。

白起以前真的很温柔。
虽然打架比谁都狠。

一路上景色萧条,店铺大敞着门,街道上堆满了垃圾和建筑物的残渣。

方圆百里见不到个能动的东西。

走了会觉得腿疼,估计是有碎片扎进去了。他找了个巷子,背靠着墙面,颇有些烦躁的从口袋里捞烟盒。

死都死了。
再想有什么用。

为了保护他死的。

他把烟咬在嘴里,拿牙齿反复碾了碾,左右都找不到打火机。

去他妈的。

抬手正要摔烟盒,突然瞅见巷子深处缩着个“人”。

那玩意还有个完整的人形,趴在半截尸体上徒手掏食着腹腔里的内脏,粘腻血肉滚落间还夹杂着呼哧呼哧的气音。

他腿疼,懒得动了。千脆伸手把空盒子扔在了巷子里的丧尸头上。

那东西停了下来,抬起头来呆呆傻傻的瞧着他,一张脸被血糊的有点恶心。

他抬起枪,上膛,枪口对准了丧尸。

挺好玩的,有点像白起那个白痴。
舒了口气,他扣动了扳机。

枪声挺大,丧尸还坐在原地傻瞅着他,估计是还没反应过来。

没子弹了。
你妈。

他想摔枪,却看见那丧尸低下头来慌忙地从尸体上掏着什么,然后捧着一团沾着血的粉嫩东西踉踉跄跄跑到他面前。

大概是被惊到了,他没什么动作,杵在原地盯着那个丧尸献宝一样把手里的脑花凑到他面前。

傻兮兮的。
跟以前的白起一样。

“阿.....阿政.....
“ 这.......好吃”

当三十四岁事业有成的嬴政被十七岁刚开始杀人越货的白起绑架会是一种什么画面

年龄操作

汽车行驶在漆黑的山路上。眼前只能见一片被车灯照亮的荒林,树木高大笔直,因为入秋,稀稀落落掉着叶子。

方圆百里没有一点亮光。

嬴政在后座上揉了揉额角,脸上是掩不住的疲惫。

放在膝上的电脑还在勤勤恳恳的接收资料,十一点了还有傻逼下属在找他问事,老婆也跑出国去追击一份特殊文件,俩人已经一个多月没见面了。

稍微感受到中年男人的压力了呢。

嬴政掏出手机,面无表情的想发点什么给自己老婆。

他戳开联系人,还来不及下滑,一旁骤然亮起两束灯光,白的晃眼。

嘭——的一下。巨大的撞击声便炸开,身体也随着轿车的震荡猛然撞到了车门上。单薄的车身翻下了公路,径直砸到了路旁的树上。

车里的人就是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嬴政被安全带卡在座椅上,头上似乎撞破了,温热的液体顺着眉眼留下来,糊了好一片视野。

晃眼的远光灯不再移动,远处的汽车引擎轰鸣着,像是野兽在咆哮。

他的司机正在痛苦的呻吟着。恍惚有一阵脚步过来,轻而缓。过了一会那个司机不叫了,安安静静的,像是死了。

眼前的画面出现了重影,流血的地方越来越疼。血也慢慢沾了一脸,嬴政觉得那个人在车窗边俯下了身,好奇的端详着他的惨状。

「什么垃圾,」
嬴政晕过去前心想。
「看到老子这幅样子,你死定了。」


嬴政是被疼醒的。

他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绑的手法很专业,他又难受又疼。阳光透过残破的窗户照到他身上,稍微给失血低温的身体提供了点暖意。

周围什么都没有,空间很大,看起来像个废弃的厂房之类的。

嬴政也不叫,挪了挪身子,开始闭目养神。

半个多小时之后来人了。

脚步很轻,隔得很近甚至都没有被他发现。来者穿着一身黑色兜帽衫,脸上压着一张诡异的面具。身形实在是单薄,个子挺高,手脚细长。看着很年轻,站到他面前以后就低着头不说话。

谁这么傻缺还雇佣童工。

“绑架?”

嬴政低声问着。
脸上还粘着头发,血糊糊的,不好受。

对方听到他说话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

“哪家的?能不能直接点。我很忙,没工夫陪你们——”

对方不及听他念叨完,抬手就是一巴掌,动作利落,打在右脸上。不疼,但是声音很响。

嬴政静了。
回过头来时微微眯着眼,眸底晕着盛怒。

绑架他的小孩把手揣回兜里,弯下腰凑了上来,露在面具外的灰蓝色眼迎上了他的视线。

那双眼睛,嬴政总觉得熟悉。

还来不及细看,对方又直起身绕到他后面,一阵窸窸窣窣,像在掏什么东西。

片刻后回来,手上多了张纸。少年抖了抖那张发皱的纸,亮在嬴政眼前。应该是个项目书的首页,关于招标的。

旁边注了行小字
「放弃竞标。」

三十四岁饱经风霜的嬴政愣了。

他还记得这个项目,是他还没掌权之前背地里伙同白起悄悄倒腾的。当时跟他们竞标的另一家人品不行,几次三番想动手脚。

最后是白起被惹毛了,半夜蹲在那负责人的必经之路上把人绑到荒郊野岭里,负责人被锤了个半死最后放弃竞标。

他事后花了很大功夫处理后续,也骂了冲动办事的白起一顿。所幸结局不错,借着这个项目赚到了第一桶金。

那算是他们两个事业的开端。

嬴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脑子里出现了无数的猜测,都觉得是妄想。

那边举着纸的少年耐心似乎不太好,见他脸上有些迟疑的神色便干脆扔了纸,开始活动起手脚。

他脑子里有点乱,眼前频频闪过那个负责人躺在水泥地上进气少出气多的样子。

就在这时,不知道哪来的手机突然响起。少年像是被惊扰到的猫,猛地炸了毛,手脚麻利的从腰后摸出枪来顶着他的脑袋,同时抬起头警惕的看着厂房大门。

过了一会手机还在响,却一个人都没来。

嬴政被他的枪顶的歪着脖子,很不舒服,皱着眉冷冷开口
“在你口袋里。”

少年一愣,伸手掏出来口袋里还沾着泥土的手机。是嬴政的,车祸现场他当时不知道怎么的一个脑抽就捡起来塞兜里了。

是备注为老婆的来电,手机亮起时少年看见了屏保。傻了很久,直到第二个电话炸起才抖着手接通以后递到嬴政耳旁。

“白先生不见了。”

电话那端并不是他熟悉的声音,嬴政想了会对方的身份,大概是国外负责接应白起的人。

“先生前天跟我们失联,我们赶到公寓的时候白先生的随身物品都在,人不知去向。”

嬴政眉头皱的更紧 却是抬了眼紧盯着眼前的少年。那少年许是被他盯得有些慌乱,稍稍往后退了些。

“我知道了。”

“白起不会无缘无故消失,你们继续找,有消息了第一时间通知我。”

抵在脑袋上的枪口自始至终都很稳。

少年低着头,因为要给他捧着手机,凑的很久。电话挂断以后气氛就陷入了诡异的凝固。

“你是,白起吗?”

嬴政问到。

他自己心里也没底,这种事情实在是太玄幻了。可现下也只有这一种比较合理的解释

那双面具下的眼睛有一瞬间眯起,打量着近在咫尺满是血污的脸。
神态像极了如今的嬴政

倏然,嬴政冷笑一声,沉声道
“跪下,白起。”

手枪脱手,跌落在了地上。

【未完】

明明是ba非要打上ab的tag蹭热度还强行哎呀哎呀baab无差啦大家都是一家呀嘤嘤嘤。

无差你妈,我秦操实名打爆这些乱打tag的傻缺。

突然想到了大秦祖孙三人组出去玩的场合

美容院的场合

芈月和一群阔太太一起躺在美容院的按摩椅上聊天,嬴政摆着臭脸把公事挪到了美容院的休息椅上,白起就站在他旁边不是发呆就是看天。

太太一:“门口那两个小伙子真帅呀,是你弟弟吗?”

太太二:“乱讲,怎么能说的弟弟呢,说不定是她男朋友吧哈哈哈哈哈哈——”

芈月:“哎呦别说了别说了,我哪有那么年轻,那个拽的二五八万的是我乖孙儿。”

太太一:“那另一个呢?”

芈月:“童养媳啊——”

嬴政破门而入。

游乐场的场合

嬴政难得换身常装出来玩,此刻却颇为痛苦的撑着额头坐在游乐场的长椅上。远处是举着棉花糖在旋转木马上让白起拍照的芈月

坐在旁边有些中年谢顶的发福男人:“小兄弟,那是你女朋友啊?运气挺好的嘛”

嬴政:“……不,那只是个老妖怪。”

路人:“……”

"小兄弟你真幽默。其实我懂你的感受的,男人嘛,总得放下工作陪陪家人孩子。诶对了,那个拍照的是你兄弟?"

嬴政:“不存在的,一个拎包的而已。好了别看他了,继续说。”

站在远处的白起手指一僵,错过了芈月精心摆出的造型

白起没有场合。

他没有朋友,不善于与人交流。

他只有家人。

他没想过要去什么地方走走看看,反正只要有家人的地方就是他的家,有家的地方就有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