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记住我,在这脆弱肉体腐烂之时。我仍活在你的心里。

瞎写

凤夜冥是Z国第一大上市公司帝国企业的继承人,首席总裁。

年少时为了摆脱家族掌控独自一人外出闯荡,无意加入黑道,磨砺四年成为权倾东南亚的太子爷。

后被家族召唤回到了原本的岗位上。A国学习五年后,成功的操控了整个A国股市,并在次年发动了袭击,以上千操盘手死在屏幕前的代价换取A国股市全面崩盘。

经融危机爆发后凤夜冥从中获利上千亿,成为全球首富。

然而,平日里,凤夜冥却极奇低调。媒体疯了一样想窥探他的私生活,却都无疾而终。

唯一一张流传甚广的照片是凤夜冥刊登在杂志上的采访照。

照片上的人,有着一双阴郁的眼眸,深沉不见底,望进去让人心生寒意。五官极奇立体,如同卢浮宫中出自大师之手的雕像。

就是这样一个,
呼风唤雨的
女人。

此刻却为自己名义上的“妻子”脑阔疼。

她靠在三米高的嵌入式衣柜旁,手工鹿皮绒的沙发上还放着她下午刚从米兰带回来的裙子。

分明是助理建议的事情,她也不甚在意。
但是看到安详亦如归西的高定衣服就原封不动的摆在那,她也有点激动了,有点生气了。

教养却阻止她发火。

于是她掠过沙发,掠过站在角落静静发呆的妻子,往楼上的卧室走。

她不应该这么在意。
凤夜冥对自己说。

不过是个政治联姻的工具罢了。
从结婚到现在两人连名字都不熟悉,何必去演戏,去装做夫妻和睦。

正这么想着,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袖角,力道不大,像怯懦的孩童。

凤夜冥回头,是那个女人,脸色并不好,但是没什么表情。

她见女人嘴唇微颤,说
“我做了些饭菜…还在,热着。”

凤夜冥一阵恍惚。自生母离世后就再也没有女人这么温柔的为她留着晚饭了。
心底一暖

脸上也如春来冰雪消融
紧绷的神情有了松动的痕迹。

突然,前些日长辈的教训袭入脑中。
凤夜冥意识到似乎并不是因为感情女人才这样温柔的。
她分明厌恶这段扭曲的婚姻。

一切都是为了讨好自己,借自己的力量扶持她背后岌岌可危的家族企业。

卑鄙又现实的理由。
无关乎情爱。

那一刻,凤夜冥的心
在抽痛

她伸手掐住女人的下颚,似乎是因为精神压力太大,女人瘦的有些过分,下巴硌手。凤夜冥笑得更是悲狂

她低声道
“就这么想当我的女人吗?”

你不是讨厌我吗。

凤夜冥凝视着女人慌乱的表情,心痛难当,却身体力行的要去做伤害她的事

“我满足你。”

凤夜冥吻了她,不似婚礼上发乎情止乎礼的一吻。更像是野兽撕咬猎物,咬的完整血肉破碎不堪,要讲她囫囵吞下般的凶狠和贪婪

女人吃痛挣扎,终是下意识扬起手,给了凤夜冥一巴掌。

啪——

声响停息。
女人仓惶爬起,跌跌撞撞往门外跑去。
留下凤夜冥一个人在原地,回味脸上的疼痛,和方才女人脸上几乎绝望的样子。

她并不游刃有余
也说不出类似“这个女人居然该死的甜美”这种话
她不是一个合格的霸道总裁。

凤夜冥深吸了一口气
掏出电话给助理发了个信息

“撤掉她身边所有的监视,把剩下的六千万全部拨过去。”

“我不想管了,”

“我好累。”

搞完,关手机
凤夜冥静了下来 很久没有动作。

给剩下的僵尸粉小朋友们

更新是不可能更新的啦,
这辈子都不可能更新
_(:3」∠❀)_
爱你们

会悄悄写点肉
不定时投喂

为我的幼幼打call!!

Skreo今天也想约稿:

 @秦关山 答应宝贝儿画的亮亮www

_(:зゝ∠)_希望你们可以喜欢!!!

果然我还是不太擅长帅气酷这类的...(画圈圈

欢迎点图u 笔芯

菜菜子。

关于嬴政白起官方设定

就我所知嬴政白起的人物设定有经历过三次修改。

大多数人并没有仔细研究过,

只通过浅显的浏览现版人设故事和闯关情节就开始写文产粮
ooc也不奇怪。
今天特意做个比较粗糙的整理
献与看不懂设定的你。

首先,农药的关卡模式可以确定是依照第一次设定进行剧情的。
逐渐衰老又不甘如此的芈月遇见了想要靠魔道能力获得权贵庇护的徐福,
芈月挑选了些宫人的孩子给徐福,让他证明自己的能力。这里的卑贱的宫人之子就是白起

而后的情节因为没有亲眼目睹但也能大致猜到
年幼的嬴政误闯徐福的实验室,遇见了白起
发生了些事情
嬴政唤白起大哥哥
惨遭无妄之灾的白起也把嬴政当做泥潭挣扎时所渴望的光。
后来实验成功,
白起成了怪物,
嬴政失去了大哥哥。

在此,我们可以知道,第一版里两人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一个是将来的帝王,一个是出生卑贱的仆人,
在错误的地方错误的环境错误的年龄下正确的相遇了
亦或是友情
求生欲
极为自私的将对方当初继续苟活的理由。

白起在稷下战场的关卡时称呼嬴政为家人,那么可以猜测是两个人曾许下过什么约定,比如成为兄弟之类的。
白起一直记在心里,
嬴政那是傲娇不说还是根本忘记了这回事
不得而知。

另外,
关于这个相遇
嬴政那边有什么影响不清楚,但是可以很明确的确定一件事
没有嬴政
白起就死在那个阴暗潮湿的实验室里了。





第二版。
不知道是否有人细读过
亦或是根本没人看。

在这里的白起是嬴政爸爸秦襄王的兄弟武王的儿子,也就是嬴政的堂兄
也就是说两个人有着比精神关系更实在的血缘羁绊
芈月和徐福谋划政变而毒杀了襄王,清除掉了武王后更是将其唯一的子嗣拿去做了魔道实验。

嬴政一开始去找白起也是因为无意间听说了除自己以外还有人有资格继承王位,想要一探究竟

然后又是相遇
与第一版相反,这次的嬴政显然更加强势,白起以一个苍白瘦弱的废物少年形象出现。两人在日积月累的相处里琢磨出了感情

嬴政知道白起就是可以跟他抢王位的人,但是看着眼前的白起实在太过虚弱,便只是意思意思欺负欺负。

此处可以当做官方糖食用。

后来白起的魔道手术成功,昏迷期间嬴政守在他左右,又在白起说会保护他时而勃然大怒

这里可以看做是一直被宠坏的熊孩子嬴政突然明白了
自己并不是,所谓的可以掌控一切的王者
他连想留住的东西都留不住

受到了屈辱,自此开始长大。

而后便有了,赶走徐福推翻芈月,登基称帝的剧情。
白起作为他的千军万马一直驰骋在战场上。
两人相互配合
双双把家换。

第二版最后一段里,白起说他知道嬴政是自己的兄弟,但是他觉得,王位没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守着阿政。
以及,嬴政说的,会和自己利剑以前,征伐天下

这可以说是很甜了。

再到现在,喜闻乐见的第三版。
与第二版并没有太大出入
只是看起来更暧昧了,希望这不是我一个人的错觉

稍有些不同的是,这里的嬴政,自始至终都不知道白起与他的关系

而白起在化为怪物的时候得知了嬴政是自己的兄弟
欣喜若狂
而后选择了坚守这个秘密。

以后嬴政就不是一个人了
他有个已为怪物的兄弟
虽然有些不堪

白起沉默的理由细细想想有些心酸

嬴政并不知道白起也能继承王位,在这样的前提下认同了白起的存在
若是有朝一日他知道了

已经成年了,心绪更复杂的嬴政,
还会心无芥蒂的信任白起吗




以上就是全部。
老实说每次看你们在争白起到底啥身份就有点头疼。
有需要我可以把第二版设定给你们看看,事情理清了再跟我争。
每版的细节都不同,虽然主体大同小异,但是混在一起构建一个完整人物是绝对不对的。
好好审题,
再跟我争。
OK?

真車不查,查人物分析
你就這麽愛我嗎

基于第二版设定写出来的不客观不负责人物分析。

之前的被锁了。
重发一次。
   

  从设定中可以看出白起本来是不知道他和嬴政的关系的,而在意识到嬴政是大秦储君的时候也没有将他和自己联系在一起 这说明他对于自己的身世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的。
   
        和那位叶姓前辈说的一样可能是白起自记事前芈月便将他丢给了徐福处理,也不排除徐福对其进行的非人道实验导致的记忆丧失。

         显然的,嬴政在听到谈话之前是完全不知道还有白起这么个人的存在,我们不妨猜测这是芈月在白起被囚的几年里清理干净了余孽,并下令让所有人忘记此事的结果。这么做也许是为了声誉,亦或是别的什么,具体不得而知。

        再后,文中提到白起识字,读过圣贤名作。既然之前说了白起记事起便被徐福囚禁那么他是如何学习和获得书本的呢。徐福显然不会做这么多余的事。

        那么我们有一条比较禁得住推敲的理由可以解释,是芈月的授意。徐福教会了白起识字,给了他书,并在此暗中向白起灌输生命意义的思想,潜移默化中把白起样的越来越歪以至于后来对嬴政产生了超乎寻常的保护欲和执念。

        以及战场上态度有礼却将性命视为草芥的怪物。

        幼时的嬴政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熊孩子,被芈月宠上了天。白起是个契机,让他明白了现在的一切都是别人施舍与他的,当外界强力把他的心爱之物夺走时他有多无力。

       化为魔种的白起对于嬴政而言是一种标志,是当初那段既无力又软弱的时期的证明。成年以后君临天下的嬴政不愿意面对白起也是愤恼于过去的一种表现。

        观察建模会发现,白起的身体有些畸形。但铠甲下的腰肢十分纤细,说只手可握也不夸张,不难想象铠甲下的白起有多瘦削。白起幼年十分病弱,手术后所谓的长大,细推一下也不过是个十六七岁严重营养不良的少年。

        嬴家每个人都很美,血统原因导致白起也不会差到哪去。至于妖艳的魔物,魔道改造还没这本事,详情参考同样是被徐福改造的吕布。

        白起对嬴政的执念很深,或许幼年曾听嬴政抱怨过所以产生了要变强保护嬴政的想法。

        他不把除了嬴政以外的任何一个人的命放在眼里,包括他自己的。可见幼年白起被养的有多歪。

        白起把嬴政当做了自己的全世界,他什么都没有,唯一擅长的就是杀戮,由此把自己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屠戮四方。

         嬴政也把白起纳入了私有物的范围,帝王的占有欲,坚不可摧。只是偶尔傲娇病犯了还是会忍不住去言语刺激一下白起。

        这种感情是爱吗

        白起的执念显然比那种美好的东西要病态,扭曲。

         他只臣服于嬴政一人,也只把嬴政放进了自己的世界里。

无限跳票。
什么时候有性生活了什么时候再把坑填上。

如何快速找到自己被屏蔽的文章并进行修改?

。非常实用

陆旻和鸡排:

转给首页?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


LOFTER小秘书:



记住这个关键词:仅自己可见。




如果文章被屏蔽,小伙伴们会来咨询被屏蔽的原因,得知原因后,会被告知将部分内容修改后再发布即可。但是有的小伙伴反映,在手机端想要修改的时候被告知“该日志已删除”,不要慌,文章只是被系统设置成为了“仅自己可见”,并没有删除。手机端暂时不能修改,需要到PC端登录网页版修改。但是又有朋友说,网页版看不到自己的文章,也无法修改,这要怎么办呢?




不要慌×2:窍门就是点击网页版首页右侧的“文章”按钮。




具体操作见下图。




1、登录LOFTER网页版首页,点击右侧“文章”按钮




2、此时页面上显示你所发布过的所有文章,包含“仅自己可见”的。(被自己删除的不算哈)




3、找到要修改的文章,点击编辑,进行修改,修改完毕后,将发布按钮的“发布自己可见”改为“现在发布”




4、发布。同时私信通知小秘书。








随后如果还有问题,请再联系小秘书~祝大家解封顺利(///▽///)


逆设定ABO,就是这么持久。

#依旧嬴白
#接上部分

凌晨,
雨势仍不减迅疾,一切都被淹没在了瓢泼大雨里,排水系统运作起来前市区一些地方的积水已堪堪淹到了脚踝。

举伞难行。

白起做了个很坏的梦。
他已经很久没体验这种深陷梦魇难以抽身的痛苦中了。

梦里他又回到了那个困了他很多年的玻璃培养罐里。那时的自己虚弱到一切生命活动都只能靠数根导管和与之连接的机器维持。

浑浑噩噩,有时抽空全身力气擦去一抹玻璃内壁上的沉积杂质,隔着19mm的强化玻璃也只看得到实验室里无边的黑暗。

当真的梦魇。

而后他便醒了,是被手背溅到雨水的凉意惊醒的。

身旁不远处的落地窗不知何时大开着,瓢泼大雨闯进室内,暗红色的地毯已经湿了好一大块。

白起大概还没从梦里完全抽身,浑身虚软,还有些害怕,攥着钢刀的手微抖。他不大清楚自己在惧怕什么,却知道有些东西在他身体里存在已久 一直在寻着法子出来要毁灭世界。

角落里全息投影上显示现在是凌晨一点四十五。

平时这个点嬴政应该还在熟睡,但今天有些不一样。白起站在原地,攥着刀,瞧着薄被下些微的起伏,衣料摩擦的声音和铁链碰撞的回响在他听来几乎是轰鸣。

“……阿……阿政”

咽喉肿痛异常,连发出的声音都嘶哑难听,简直像另一个人在借着他的身体说话,白起下意识住了嘴,犹豫片刻还是走了上去。

钢刀挑开了被角,白起看见记忆里的那个孩子蜷成一团,双手被束在身后,额边贴了一片汗湿发丝,脸色潮红。

“滚……!”

嬴政抬头,咬着牙,被自己束得动弹不得。盯着白起的眼神凶悍的像是要把他手撕了。

白起看得慌乱无措,哑着嗓子胡乱答应后便转身要跑出去。他从未经历过发情期,全无经验,唯一能指望的抑制剂似乎也失效了,怪物整个人仿佛乱成了一团,惊恐的情绪具象化排山倒海似地压了过来。

嬴政瞧见他真的要走当即一懵,又放声喊着把人叫住。

“傻吗你……”他垂眼,颇是无奈的,“把我扶起来吧,现在也不能指望别人了。”

白起随手把刀放到一边,弯下腰小心扶起嬴政,生怕自己下手没个轻重把人磕着碰着。这还是他成年以后第一次近距离触碰嬴政。

“抖什么,怕成这样。”

总算换了个舒坦点的姿势,嬴政靠在白起垫在他腰后的软枕上,不自然地支起一条腿。瞧白起半跪着床边抬头看着便开口笑他。

“又不是你发情。”

笑完,怪物也无甚反应,始终担忧的瞧着,眉间系了个结。无趣得很,嬴政也沉默下来。

白起看他的眼神从来都是专注的。不肯放过一丝细节,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了他一个人。嬴政低头跟他对视,像在等着什么。

“哥……”

嬴政刚想说话,开了个头,房门突然被敲响。轻柔且有节奏,应当是名女性。白起受了惊,下意识伸手握住不远处的钢刀,欲起身去看情况时便被嘴唇上落下的柔软触感吓得浑身僵硬。

眼前是心爱的小孩微颤的鸦黑眼睫。

软肉互相抵着,辗转研磨,可怜的颤着,隔着个单纯懵懂的关卡,过不去,越不开。

“殿下?”

“您还好吗,殿下?”

门外的女人柔声问着,语调平缓也不是问句。门里嬴政抬起头来,脸上仍是潮红一片,他有些生气地盯着傻愣愣的白起。

白起活了二十几年,头一次心跳的这么快。
隐约能嗅到的信息素淹得他几欲窒息。

见屋内始终没有回答,女人试着转动门把手,扭了扭,卡着上好的锁。正准备强开的时候却听一声巨响炸开,像是有什么砸在了门上,吓得她往后退了退。

嗅不到信息素,看不到屋内情形,女人双唇微抿,躬身道歉后小步跑离了。

嬴政抬头,眼里带着笑瞧着虚虚跨坐在他腰间的白起,扔刀的手刚放下来,脸上戾气还没散尽,只是扭头回来看他时眼神依旧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