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本宫不死,尔等终是渣滓。

明明是ba非要打上ab的tag蹭热度还强行哎呀哎呀baab无差啦大家都是一家呀嘤嘤嘤。

无差你妈,我秦操实名打爆这些乱打tag的傻缺。

突然想到了大秦祖孙三人组出去玩的场合

美容院的场合

芈月和一群阔太太一起躺在美容院的按摩椅上聊天,嬴政摆着臭脸把公事挪到了美容院的休息椅上,白起就站在他旁边不是发呆就是看天。

太太一:“门口那两个小伙子真帅呀,是你弟弟吗?”

太太二:“乱讲,怎么能说的弟弟呢,说不定是她男朋友吧哈哈哈哈哈哈——”

芈月:“哎呦别说了别说了,我哪有那么年轻,那个拽的二五八万的是我乖孙儿。”

太太一:“那另一个呢?”

芈月:“童养媳啊——”

嬴政破门而入。

游乐场的场合

嬴政难得换身常装出来玩,此刻却颇为痛苦的撑着额头坐在游乐场的长椅上。远处是举着棉花糖在旋转木马上让白起拍照的芈月

坐在旁边有些中年谢顶的发福男人:“小兄弟,那是你女朋友啊?运气挺好的嘛”

嬴政:“……不,那只是个老妖怪。”

路人:“……”

"小兄弟你真幽默。其实我懂你的感受的,男人嘛,总得放下工作陪陪家人孩子。诶对了,那个拍照的是你兄弟?"

嬴政:“不存在的,一个拎包的而已。好了别看他了,继续说。”

站在远处的白起手指一僵,错过了芈月精心摆出的造型

白起没有场合。

他没有朋友,不善于与人交流。

他只有家人。

他没想过要去什么地方走走看看,反正只要有家人的地方就是他的家,有家的地方就有温暖。

性转。脑洞,学生政x教师起

“白老师,安静。”

少女将腰身挤进她腿间,窄小的一步裙绷紧,卷着边往腿根上退。

窗子上结了一层水雾,室内倒是暖和,屋外却下着暴雨,不时炸开的雷声如同异兽怒吼。远处隐约可见些灰白天光。

“您实习很辛苦呀,”
被雨淋湿的发丝粘结成缕,贴在光洁的额头上。少女一双漂亮的琥珀色眸子正熠熠发光,死盯着坐在课桌上窘迫的女人。
“忙的晕头转向的,都没时间想我了。”

白起低着头,反手撑着身子。她发现那只手就抓着她腿上的裙角往上掀着,离危险区不剩几厘米的距离。
于是她小声道
“阿政…会有人看见的”

“怎么会呢白老师。”
少女愈加将身子倾前,直至抵上了女人柔软的胸脯。她歪头笑了笑,猛的扯开了女人身上单薄的衬衫,扣子崩开,稀稀拉拉掉到地上。
“除了我还有谁会冒着雨来陪辛勤工作的您呢?”

白起皱着眉别过脸去,抿着唇,不说话了。
少女将脸埋进一片雪白的软肉里,有些报复性的咬了咬那细腻的肌肤。没两下就磨出一块红印。

“老师,我手好冷。”

她听见少女这么说着,也彻底把她的裙子拽上腰间。冰凉的手在裸露的腿根间移动,摸得她细细发抖。

“能不能借你的身体给我暖一下手?”

慎读。
双A
链接在评论
补了石墨的链接。

大家都要照顾好自己,出门注意安全啊。

算是给各位僵尸粉的秋季肉汤。

正文走链接。

16:37 p.m

外头下着小雨,漫不经心的打在玻璃上。嬴政刚从梦中挣扎醒来,脑袋有些疼,反应了会才想起来昨天太忙没关窗就倒在床上睡过去了。

吹了一晚上冷风难怪头疼,嬴政又躺了回去,闭眼打算继续睡下去。

躺了会觉得不对,又猛然睁开眼,手脚麻利的从枕头底下摸出枪来。

空气里溢着些寡淡的血腥味。

他刚刚扛起家族,现在还有无数烂账埋在地下没有解决,就算是现在身处海外也会被那股腐烂的霉臭熏一身。

那个贸然闯入的东西丝毫没有隐藏的意思,就坐在床尾边的椅子上。地上丢了块抹布似的血衣,本人就裹着他的外衣,缩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嬴政沉默,收了枪慢悠悠地爬起来。轻手轻脚绕到白起面前的时候人还没醒。

大概是累坏了。

他就站那,盯着白起那张陷在发丝里的脸半天,最后还是没把人叫醒。

17:13 p.m

放在膝上的手指一颤,白起醒了。

外头雨势不歇,屋里倒是暖洋洋的,玻璃上沾着层薄薄水雾。隔壁的浴室里传出来清晰的流水声,白起坐在椅子上朝那边望了会儿,然后站起来开始收拾他回家时脱了一地的枪支弹药。

嬴政澡都快洗完了才听到外面有动静,本来还在盘算等会出去了要怎么嘲笑白起,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外头站着白起,脸上没什么表情,正在脱衣服。里面嬴政先是猝不及防的一愣,然后就笑着朝着往浴室里走的人无声发问

白起看着他,手上解着皮带。半天憋不出个字,直到整个人凑到嬴政面前,被避开了以后才闷闷开口

“想你。”

七夕贺文。

精神病医院人格分裂症主治医师政x人格分裂症患者起

06:42 A.M

嬴政比往日来得早了些,天还泛着灰,拢着层单薄暮色。医院离市区稍远,此刻安静的很。几个零星的护士还挤在护士站里头,各自准备着等会的工作。

他跟负责查房的护士打了个招呼,自己揣着记录表上去了。

推开病房的门,里面还暗着,只有窗帘缝里透出来一道光,不暖,瞧着还有些阴冷。
没点人气,
要不是病床上裹着束缚衣的男人的身体随着呼吸还有些起伏他都以为是进了什么恐怖片的拍摄现场。

嬴政本想拉开窗帘,但是站在窗前却犹豫了一下,然后收回手直接抽了把凳子在床边坐下了。

按理说这会镇静剂药效没过,但是这个男人不一样。
似乎对这类药品有很强的耐药性,顾及到各种因素,医院也不敢擅自增大剂量
所以这会,估计是醒着的。

果不其然。
嬴政耐心等了会,侧卧着的男人睁开了眼。因为屋里黑,只隐约看得出那双眸色偏深的眼睛在注视着他。

“早上好。”
主治医师面无表情的打了招呼,维持着原来的姿势直勾勾盯着对方。

男人保持着沉默,但过了会似乎是被嬴政盯得害怕了,才慢慢动了动干裂起皮的唇,喊了声阿政。

嬴政低头瞧着本子上病患姓名那栏
白起。

他也不知道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兄是怎么回事,明明认识也不超过三个星期,有一大半时光还是在精神病院这种地方度过的,
偏偏对他表现得很亲密
像是相处了几十年一样的信任。

“感觉如何?”
嬴政稍稍侧了身,借着越发灰白的天光翻看记录表,看了会,脑袋却在想些无关紧要的,比如白起头一回见着他的样子。

比现在有攻击性,挺着仿佛营养不良一样的消受身体,挡在他面前硬生生把两个手持凶器的医闹刁民揍了个老实。
虽然一手是血,右下腰侧还开了条口,白起却好像感受不到疼一样,第一件事就是转过来看他有没有受到波及。

“……不疼了。”
又是沉默了很久才发声,白起似乎很不习惯这样,但还是在努力配合。

嬴政瞥了眼他藏在被子下面的身体,想了想还是决定要稍微柔和些对待他。
“睡着的时候有做什么梦吗?要不要要告诉我”

又是沉默。
夹在嬴政指间的笔敲了敲记录表的垫板。

“梦见阿政了。”

这个回答让嬴政莫名满意。
明知对方已经有些窘迫,还是有些恶劣的追问了下去。
“梦见什么了?”

“梦见,以前和阿政,一起过七夕。”
白起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声音有些发闷。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但态度乖巧的像个小学生。

话题已经有些偏离最初了解病情的目的了,但嬴政没什么负担,反正现在只有他们。他一边起身去拉窗帘,一边问了下去。
“那我们一起做了什么了?”

这次沉默的比较久,嬴政不急。站在窗边上,隔着玻璃看着外面郁郁葱葱的树林子。
白起斟酌了很久用词,最后把来着学会的新词说了出来。

“做爱。”

这次到嬴政沉默了。
他闷声又拉上了窗帘。把病房里挡的密不透风。

他脑子里闪过了很多新闻,比如什么人面兽心的禽兽医生性侵貌美如花的精神病病患长达数十年。
要有医德。
嬴政提醒自己。

他重新坐回椅子上,
跟白起对视。
“可你说了,我是你的陛下。”

白起是个很典型的人格分裂症患者。
从见到他第一天起嬴政就知道的。

他臆想出在另一个世界里嬴政在当着君王,而他自己则是罪孽深重的将军。
比较诡异的是这段君臣关系并不单纯。
白起口中描述的那个嬴政,深陷在乱伦这种背德行为中无法自拔,虽然白起没有提及爱之类的字眼,
但是那个人应该是爱疯了白起的。

病床上的男人依旧消瘦,但是脸长的意外的漂亮,因为穿着拘束服,整个人看起来纤细又脆弱,像个被长期虐待营养不良的——

“一直这样……很多年,都这样。”
白起开口。脑袋在枕头上蹭了蹭,找到了看嬴政的好角度后停下。
“我们一直在一起。”

要有医德。
嬴政又提醒了自己一遍。
“我们一直,怎样?”

白起安安静静的,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看得嬴政不舒服,还看得生气。
他很正常,他知道自己跟白起其实只接触了一个月不到。
这么深情也不是对着自己,
而是个臆想
以自己为原型的臆想。

去他妈的医德。

嬴政从椅子上起身,靠近了病床,俯下身
“他怎么碰你的?”
那只手没什么老茧,骨节单薄,隔着层空气,虚虚压在白起脸上。

“他也像我一样”
“想把你摁在这床上”
“就着这身衣服,干到你尿出来吗。”

白起脸上没什么波澜,
眼睛透过指间,跟嬴政对视,偏深的眸子里满满当当印着对方脸,除此以外无他。

嬴政深吸了一口气,久违的体验了一下强行压抑自己的酸爽。两人保持了这个状态很久,最终嬴政低下了头,轻轻吻了吻发丝散乱的白起

“七夕快乐,阿起。”

一点小肉沫
练笔测试文风。

倒立食用。
没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疯狂试探官方和谐底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知道咱当年为什么坚定不移的选择了嬴白而不是对家吗
你看看还没重建的白起
你看看这腰
你看看这小胳膊小腿
你看看。
是不是
瘦的一批
又柔弱又漂亮。
攻的起来吗
攻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