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关山难越。

#WILL YOU?
#嬴白,逆设定ABO
#暴躁少女总裁诱攻嬴,高亮

*
逼仄窄巷里堆放着无数垃圾,五颜六色的塑料袋相互交叠,秽物从破开的口子里流出。污黄发臭,暴雨一冲脏水便弥漫整个封闭死路,水深漫及脚踝。

白起踏着积水追进了巷里,退无可退的男人们已经举起了手里的枪。

没有半分迟疑,追击者利落的提枪上膛贴着身侧墙面高速移动,精准点射放倒数个对手的同时也毫无规避的直面弹雨。

皮肉崩裂血液从弹孔中喷洒而出,猝然丧命的尸首脱离倒下溅起一片水幕。

大雨模糊了视线。

频繁生出的枪声激起无数淡薄血雾,拎着手提箱的男人躲在巷子最深处背靠着半人多高的垃圾,眼睁睁看着同伴在瞬间毙命。而敌人却如同怪物一般毫不在意身上多处枪伤,动作依旧利落的杀戮。

恍惚间面前已经再没有可以为他遮挡死亡的人了。

漆黑的怪物换掉了空弹夹,转身踩着脚下尚且温热的尸体走了过来,随着距离的拉进暴雨也再不能掩藏他的身形。

负责保管的男人右手已经和箱子铐在了一起,他几乎绝望嘶吼着朝着白起的举起了枪,来不及扣下扳机头上就迎了一记猛踹,躺倒地面时又被人拽着腕子拿匕首把手掌钉在了地上。

过多的雨水淹得他哀嚎都叫不出来,右手被切去前他就失去了意识。

白起拎着箱子直起了身,看见巷口有车灯照进来,下意识觉得是敌方援兵,又绷紧了全身抬着抢进入了状态。

下车的却只有一个人,撑着伞走了过来。

身影他实在太熟悉了,绝对不可能认错的一个人,雨中淋了许久的身体似乎也感受到了一股暖意。

白起想走过去,对方却比他更快些,先一步迈步上前,抽走他手里的枪对着他身后来了两发。身后响起了重物倒落水中的响声,他却没有半点心思理会,稍抬着头嗓音低哑的喊了声嬴少爷。

对方似乎很嫌弃他此刻满身血污的模样,皱着眉把脸别开了。到底却假装不经意把伞遮在了他头上。

“我刚好经过这里。”

白起嗯了声,自觉靠了过去。两人并肩往车边走,白起身形消瘦占不了多少地方,所以也不算挤。

“药,样本。”

他手里的箱子装的是抑制剂,专门针对Alpha制作的抑制剂。仅仅只是新品样本而已。

现在流通的抑制剂大多具有依赖性,且使用时间过久会导致使用者产生耐药性。他的嬴少爷出现的异常表现越来越频繁,长久以来使用的药物也快要失去了作用。

负责研发新型抑制剂的实验室负责任人在药剂研制成功后并没有交给家族,而是选择了带着样品逃跑与黑市的人勾结自行生产销售。

被他逮到了。

“啊麻烦死了——”嬴政一辈子过的无往不利,非要说哪里不顺心大概就是alpha那摆脱不了的发情期了吧。

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毫无意义的,发情期。

白起觉得被这样麻烦困扰的阿政意外的有些可爱。高高兴兴的面无表情伸手去开车门,却猝不及防的猛然被人抓着肩膀狠狠推了一把。

他被推得脚步踉跄,人还没站稳又被狠狠的摁到了车窗上,胸膛撞上防弹玻璃撞的一阵钝痛。

背后是近乎汹涌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

嬴政急躁的在他颈肩处乱蹭着,把湿透了的衣料尽数撩开,露出里面极尽苍白的皮肉。那根系在脖颈上的黑色细项圈颇有些碍事,于是他单手箍着怀里的人抽手出来解着项圈。

白起还算冷静,强迫自己忽略紧贴着自己的alpha,颤着手从衬衫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支已经装好药剂的注射器。

“少爷……少……!”

遮挡着后颈的项圈被解了下来,唇齿隔着皮肉磨蹭了会儿,不轻不重的舔咬着。白起手脚发软几乎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去回应身后的嬴政,风衣被脱的差不多了,衬衫下摆也被颇为粗暴的扯了起来,腹部触到那温热手掌的一刻他却突然清醒。

爽是一回事

命令是一回事。

白起摸索着扣住了嬴政的腕子,费力扯开衣袖后找准了位置就一针扎了下去。

他盯着注射器渐空,身后的人也渐渐安静下来。手却迟迟没有从他的衣服里抽出来,一直按在腹上,估计是摸到弹孔了。

周围很安静。

只是雨吵人。

.

长期使用抑制剂会导致抗药性的产生。

并扰乱正常发情期行为。

.

白起坐在副驾驶座上,扭着头盯着窗外发呆。外衣裹得是嬴政的,看着有些宽大,整个人消瘦的像个深度中毒的瘾君子。他手里还握着嬴政的手机,亮着的屏幕上显示着刚接收到的信息。

.

早日标记才是长久之策。

.

凌晨。

雨仍未停。

白起收拾干净了周身手法流利的处理好了伤口也无心顾他,转个身就倒在了床上。身下有些硌,他动了动,小心翼翼的把并不属于他的衣物扯了出来。

衣料上有嬴政的气味,白起盯了会,随后把它放到脸边像毒瘾发作了一样嗅食着。

那上面仅存的一些信息素被他这么一蹭也散的差不多了,虽然极少,他却不可避免的起了反应。

阿政跟他应该是兄弟才对。

头顶的白帜灯照的有些晃眼,映的他整个人更是苍白,眼里却有烧灼的狂热和绝望。

一墙之隔的巨响惊醒了恍惚的怪物,男人从枕下抽出手枪就冲除了房门。

走廊颇是幽暗,一旁半开的房门里也透不出光。嬴政喜静,所以这个居所干脆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此刻安静的过分,仿佛刚刚的突变只是他噩梦的一个枝节。白起紧皱着眉,慢慢靠近了那扇门。

屋里落地窗大开着,夜风涌进来扇动着窗帘。远处高大建筑物上的霓虹灯闪烁着,勉强映出了屋里的事物。

他看见嬴政站在那,面前撒了一地的药。

“少爷?”

白起伸手在墙上摸索着开关,握着枪的手垂了下来。侧过身的时间里他嗅到空气中的信息素浓度开始急剧上升,无法言喻的迷醉气味,于白起而言简直是可卡因或者吗啡一般无法拒绝的诱惑。

长期使用抑制剂会导致抗药性的产生

.

对方的手指烫的吓人,扯开衬衫扣子后就贴在他颈上游走,明显是顺着苍白皮肉上的那一圈淡红印记动作。

为了防止他的信息素影响到嬴政,白起一直以来都带着项圈遮挡。原来的项圈之前被扯坏了,他还没来得及再换一根就生出来如此变动。

现在很明显是他的存在影响了嬴政。

扑面而来的信息素几乎导致他窒息。

omega的本能催使他收敛了一切抵抗,后背紧贴着墙壁,乖顺的由着嬴政逐渐开始暴躁的撕扯起了他的衣物。

白起低着头,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灰蓝色的眼一直盯着埋首在他颈间的人。

他很少用这样的视角注视嬴政。

放在身侧的手颤了颤,轻轻的放到对方柔软发顶上,揉了揉。

——阿政。

.

什么时候开始出现那种下流想法的?

白起记得不太清楚了。

只知道那执念是刻进骨子里的,烙在血肉里的,时日久了也灼得人几欲疯狂。

嬴政骂着他恶心,变态。

笑着用脚踩着他的身体,他疼得浑身痉挛,却也快开心的死掉。

.

他们有血缘关系的才对。






————————————————车!
后续等我整理一下,
大家老地方见。

评论(23)

热度(128)

  1. 非正常秦关山 转载了此图片  到 爱好收集
    秦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