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关山难越。

#《困兽》
#嬴白
#现代paro
#ABO,杀手起
#内有血腥暴力场景描写,请谨慎阅读

"外场已完全控制,你有五分钟的时间完事儿。"

徐福瞟了眼四周,抬起腕子敲了敲手表示意似乎在发呆的白起看时间,对方只是敷衍的点了点头就径自往电梯走去。

他能从那背影里看出点迫不及待来。

徐福叹了口气转身返回宴会会场,伴随大厅里骤然响起的舞曲是耳机里女人兴奋的声音

"跟老娘抢了这么多年生意的老不死终于要去见上帝了!"

他隔着跨越大洋的电磁波都能想象到他正在度蜜月的女王大人到底有多开心,徐福低头瞟了眼,计时器过去了四十秒,按正常速度白起应该已经解决了目标房间门口的两个守卫。

"是啊,"

白起放开手里的两具尸体,重新给枪上膛边靠近了那扇虚掩的门,隔着四五步时一股甜腻的气味便扑鼻而来。

他皱起了眉头,也握紧了枪。

徐福绕开身边一个个挽着女伴的商界精英,边低声应着边朝他想了很久的盛放食物的桌子走去。

"明明是个搞皮肉生意的非要来掺和军火,还把原来的规则搅得一团乱。"

他拿了杯香槟,眼角余光扫到计时器

还剩四分三十五秒。

应该已经进房间见到目标人物了。

"他不死,谁死。"

芈月泡在露天的巨型浴缸里,由着西海岸的夜风吹在身上,她晃了晃手里的红酒杯,跟徐福隔空干杯

“满脑子都是女人的淫棍。我听说他最开始是卖春药起家的”

"刺激腺体异常分泌激素,导致发情期提前。"徐福把空了的酒杯放下,抬头四下瞧了瞧部下的位置。

"那不就是春药吗,他还喜欢把新发明用在自己床上的人身上,我估计今晚肯定也——"

芈月的话音戛然而止

连徐福都僵在了原地。

"我希望他喜欢注射或者口服,而不是让Omega泡在这种空气里一直保持发情状态。"

他干笑了两声,手上的计时器已经进入了最后一分钟的倒计时

"我们的兵器,好像个Omega来着?"

那边的芈月问了一句,徐福静了

“还不他妈通知我孙儿!!!???”

这里很奇怪,白起从刚踏进这间房间便感受到了。

他无视了那些纠缠在一起的男男女女,直接对几个零星的守卫发起了攻击,伴随消声器轻响的是激起他身体里某种莫名的躁动。

就如此沉溺于鲜血迸溅的场景,由着空气中杂乱的信息素一寸寸腐蚀着理智。

他加快了脚步,绕开惊叫着四散奔逃的人群,手上撤掉了使用过度而发热的消音管。

身后有人抓住了他肩上的衣料,他矮下身顺势抬肘猛击那人下颚,乘着人失神时扣住了那手臂发力一拉抵着肩胛将人整个扯过肩膀狠摔在地。

末了再补了几枪。

白起抬头,目标已经趁乱爬到了远处,愈来愈多的人出现挡在了他的面前。

虽然十分混乱,但他能清晰的感受一切

他迈步两下撞进一个人怀里,背身反手就着手上短刃朝那柔软腰腹上连刺数刀。身后那人口中溢出的血液溅在他脸侧,连带着被同伴乱枪击中的身躯贴着他的脊背不断抽搐着。

这个房间很奇怪

萦绕鼻尖的甜腻和血腥中夹杂了些alpha的信息素,明明平日完全会被忽略的东西今天却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白起松开手,翻身藏进一个木柜后。

连他也变得奇怪了。

黑色短发上面浸满了血渍,普通的黑白西装上全是猩红一片,白起抬手擦了擦脸,露出原来颇为苍白的面颊

愉悦的甚至不止是心理。

前所未有的。

他瞧着木柜上稀碎镜面反射的影像,深吸了一口气,待找到合适机会时便再从腰后抽出把短刀来踏着桌面而上跃进了人堆里。

空气逐渐升温沸腾,把本该坚守的神志蒸发了个干净。

混乱间有人击中了他的小腿,原本流畅的切割动作有瞬间停滞,却又迅速顺着肌理将人腹腔整个剖开才松了手。

不知是谁从身后夹住了他的双臂,另有人迅速上前就着枪托对着他侧额一记狠砸,下手极重。

他倒在了地上,眼前的画面开始出现了重影。

有人走过来揪着他的头发给他的颈项上锁了根拇指粗细的链条,熟悉的束缚感唤醒了本来该被忘掉的东西

白起耳旁轰鸣着,周遭响起的凌乱话语里只有几个词语模糊能分辨得清。

Omega,发 情,攻击性

他无法正确判断此刻自己的处境,头疼欲裂,全然不知自己的信息素已经失控的溢满了整个房间

又在刚才的杀戮中将浓度升至了最高。

真奇怪啊。

白起仰着头,左手被人扯起,似乎是要捆绑束起。他躺在那,由着那群人动作

压在身下的右手指尖触及一片冷硬枪 管。

"是谁让白起来的。"

嬴政站在电梯轿厢中央,冷着一张脸看着前方的电梯门。

徐福缩着肩膀站在他旁边,没敢说话,反正就算不说嬴政也是知道的。他飞快抬头瞥了眼楼层数,又把头低了下去。

“白起出问题了你们还打算再做一个替代品吗。”嬴政这么问着,眼里的情绪显而易见。

徐福已经摸透了,只有遇到关于白起的事情这个男人才会这么失态,平时掩盖的十分完美的东西此刻就这么毫不顾忌的展现出来。

他再是愚笨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夫人的意思是,除了这个人就是为您除了个心腹大患,白起自己同意的"

电梯门开了,他慌忙跟上了和几个手下一起走出电梯的嬴政,嘴里还在絮叨

"您也知道,我们现在都使唤不动白起,除了您的话他谁都……"

那扇门被推开时徐福愣住了。

首先迎接他们的是一股浓郁至极的,来自一个发情期的Omega的信息素,以及其后无法忽略的腥儿味。

屋子里一片狼藉

白起就这么跪在一堆尸体中间,端着枪,脖子上不知道被谁锁了根细铁链。半个多小时前还干净整洁的黑白标配西装现在像是被血液浸染过一遍。

像是被惊醒了一样,白起猛然抬起头来,接着就朝着门口开了一枪。

被击中的是一个挡在嬴政面前,刚刚表现得有点激动的小alpha。

祖宗诶。

徐福看见嬴政冷笑一声就顺手从身边的人腰间掏了把枪走无所畏惧的朝着一直把枪 口对准自己的白起走去。

他颤颤巍巍的半扯半拽着把那些有点年少气盛颇有些控制不住对Omega发情信息素产生反应的小伙子们拖走,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别想了,就算那人把衣服脱光了躺你床上求标记,你要是碰一下都得被那位弄死。

徐福站在离门口最近的地方,这么想着

我可真他妈贴心。

白起指着那人的枪在发抖,他此刻无法清晰的分辨出靠近他的alpha是谁,只隐约可知是极端危险的。

心理极度恐惧,身体的反应却又更是剧烈。

他颤抖着把手指放到了扳 机上,对方的信息素浓烈而熟悉,蛮狠挤开多余氧气溢进呼吸间。

对方大概是想叫他名字,在距离不断缩减间极度不安的Omega还是对着一直瞄准着的人扣下了扳 机,不关乎日后是否后悔,全凭本能驱使。

空响。

弹 夹刚刚就被打光了。

那人停了一会,然后很失望的抬起手里的 枪上 膛,再毫不犹豫的朝着他的手开了一 枪。

喉间封着些闷哼,被击中的右手颤颤巍巍的松开了武器。子 弹约摸是打进骨头里了,疼得厉害。白起瞧那人已经快走到近前,那一身信息素也几乎铺天盖地的将他包围

于是他转身选择了逃跑,

拖着伤腿,手脚并用的在地板上挣扎。

跪行了没有多远便被人蛮横扯住了颈上锁链的另一段,再动不得。

那人把铁链在手上又缠了一圈,半跪在他腰后伸手将他翻了个身,略带凉意的手指轻压着他脸侧发烫的皮肤。

白起恐惧这样的接触,更恐惧不受控制的疯狂想要回应对方的身体,他开口,声音发颤

"……别碰我"

离他远些。

那人歪头笑了笑,伸手扣住了他的下颚,力道极大,一时挣脱不掉,就这么被捏开了嘴。冷硬的长物就这么干脆捅进了柔软口腔里。

"先看清我是谁再说话。"

脑内乱成一片,理不清丝毫头绪。

下颚被撑得酸痛,白起抬着头,努力辨认着眼前的人到底是谁。

越想就越乱。没个标准答案。

那人保持着跨坐他腰腹间的姿势,唇角敛着笑意,单手持枪,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迷茫的表情。

放在风衣里的手机却不适时的响了起来。

无视了第一个,第二个便紧跟着打来,大有不接电话不罢休的意思。

那人拿出手机本来是要关机的,瞥到来电显示却又直接滑下了接听键。

"阿政啊,奶奶要提醒你一下"

alpha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把电话夹在了颈肩,腾出手了开始解起了他衬衫的扣子。白起抖了抖,挨于抵在口中的枪 管不敢动弹。

"怀 孕很麻烦的,以后还有个和你一样的小王八蛋跟你抢白起"

"各种意义的抢"

那人嗯了声,手上已经灵活的沿路而下把衣扣如数解开,小指一勾便显出露着内里苍白到病态的皮肉。

接着手指便移到了皮带扣上。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那人问到

"没有了……但是阿政你真的要听奶奶——"

那人挂了电话以后把武器放到了他的手边,自己则卡着他的腿弯分开了那两条腿。

"想要个孩子吗,阿起。"

白起摸到了枪,上面尚存些温热。右手上的伤口仍在作痛,他听到那人这么说着,仍是举起了手把枪口抵在了那人胸前。

胸骨左侧第二肋骨至第五肋骨间

腰带应声而落,alpha自顾自的说着

"我很想要。"

胸骨左侧第二肋骨至第五肋骨间

他指间发颤,却业务熟练的用枪抵着那人胸骨左侧第二肋骨至第五肋骨间。

"不管你今天对我开几枪,"

双腿被折起,门户大开,白起仍在犹豫,无论如何也强迫不了自己扣下扳 机。

"不干到阿起怀 孕,我是不会停的。"

【之前突然发病把文删掉了_(:3」∠❀)_重发一遍,请不要举报我,我还是我,你们的老司机

链接走评论】

评论(5)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