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关山难越。

逆设定abo Ⅱ

#依旧嬴白
#逆设定abo
接上部分。

Ⅱ.

P.M.4:36
白起离开了扁鹊的诊室。

藏在繁华主城区下的地下区依旧潮湿,依墙而设的粗大铁管外壁生出大片斑驳锈迹,攀附在上的寄生植物的叶片上蒙着一层怎么也擦去不掉的粘腻油灰。

绕开拥挤狭小的主干道后再穿过数道审核关卡便能回到地表世界。

白起离开时回头看了眼伫立在陡峭岩壁上的高塔,最顶层上灯火通明,那里就是支撑着整个地下区运作的中央调控部门。

他虽然在部队服役,却具有极大的自由性。非战时除非有指令下达否则一般在军部里看不到人。

所以那个来找人的小副官只能坐在军区办公室里呆呆的等着神出鬼没的白将军回来。

白起推开办公室的门时肩头还带着湿意,一身军装色泽更深。他无视了起身行礼的小副官,把损坏地彻底的钢刀放到办公桌上后开始解起了外衣扣子。

“白将军,殿下要您八点之前到行宫去。”

白起回头,露在面具外的眼睛深邃且阴沉。看得小副官脊背一凉,小腿都有些打颤

半晌,人屠才转身,稍点头算是回应。

小副官慌张的朝对方行礼后便走出了办公室,待那扇门关上后才算彻底松了一口气。白起人并不算魁梧,穿上军装的样子甚至称得上瘦脊。却莫名给人极大的压力,空气中似乎也飘散着挥着不去的血腥气。

小副官是位beta,他嗅不到身为alpha的白将军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不过下意识觉得 那可能是血腥味儿。

四十万敌国士兵尸体上的血腥味儿。


P.M.8:00
墙上的石英钟呆滞的转动着,齿轮带动时针晃晃悠悠的指向了数字八。窗外下着雨,磨砂玻璃外隐约看得到远处王都的万里灯火。

嬴政揉了揉额角,腕上铁链碰撞发出一阵脆响,烦人得很,吵得头更疼了。文件也看不下去了,干脆随手一推如数堆到了桌子角上。

坐在他对面的人抬起眼来,眼神似是在询问着怎么了。

“懒得看了,来吧。”

随手一捋袖子,嬴政向后一靠就不想动弹了。虽然很丢脸,但他不得不承认发情期对他的状态影响很大。

感谢房间构造里有可以隔绝信息素传播的特殊材质,不然如果让他嗅到一点omega的信息素到时候局面实在是不好收拾。

白起起身,打开手提箱,白烟散开来 露出里面冷冻着的被透明玻璃管装着的药剂。

那是专门为抑制alpha发情期调制的抑制剂。
alpha的发情期——嬴氏家族独有的遗传病。

掌管皇室的嬴氏一脉一向以过人的谋略和狠辣铁腕为人称道。数代名君出现后为帝国崛起铺好了一层台阶,到上一代在其余六国联盟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直将帝国前进道路中的阻碍都碾成了肉末。

彪悍又骄傲的同时又有这种几乎不可避免的,有些娘唧唧的遗传病。

针管扎入皮下后有些微刺痛,嬴政皱眉去瞧了眼正俯身小心推动药剂注射入静脉的的白起。因为凑得近,也能轻易瞧见对方眼眸下的青郁。

甚至还能闻到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原本被药剂强行压制下去的躁动好像又被挑了起来,嬴政撇开头拉开了点距离,白起也刚好收了针,伸手给他把袖子又重新放下来捋好。

“白起。”

嬴政把铁链在腕上又缠了两圈,百无聊赖的斜倚在椅上。正在收拾的白起转过头来,静静等着下文。

“过了今晚我就成年了,”

“你有什么要送我的吗?”

戴面具的怪物陷入了沉思,嬴政本来就是随口一问,他也没打算收到什么礼物。但是看对方一副明显没想到被问到呆愣的模样还是有点生气,冷笑一声站起来拖着铁链走到了床边。

白起想了会,他确实没什么可送的。
因为他有的只剩这具躯体,

但是,他连命都是嬴政的。

调暗了室内灯光后白起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嬴政床边,颇有些不知所措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那团裹着人的被子,像往常一样等着夜晚过去。嬴政醒来。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