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本宫不死,尔等终是渣滓。

瞎写

凤夜冥是Z国第一大上市公司帝国企业的继承人,首席总裁。

年少时为了摆脱家族掌控独自一人外出闯荡,无意加入黑道,磨砺四年成为权倾东南亚的太子爷。

后被家族召唤回到了原本的岗位上。A国学习五年后,成功的操控了整个A国股市,并在次年发动了袭击,以上千操盘手死在屏幕前的代价换取A国股市全面崩盘。

经融危机爆发后凤夜冥从中获利上千亿,成为全球首富。

然而,平日里,凤夜冥却极奇低调。媒体疯了一样想窥探他的私生活,却都无疾而终。

唯一一张流传甚广的照片是凤夜冥刊登在杂志上的采访照。

照片上的人,有着一双阴郁的眼眸,深沉不见底,望进去让人心生寒意。五官极奇立体,如同卢浮宫中出自大师之手的雕像。

就是这样一个,
呼风唤雨的
女人。

此刻却为自己名义上的“妻子”脑阔疼。

她靠在三米高的嵌入式衣柜旁,手工鹿皮绒的沙发上还放着她下午刚从米兰带回来的裙子。

分明是助理建议的事情,她也不甚在意。
但是看到安详亦如归西的高定衣服就原封不动的摆在那,她也有点激动了,有点生气了。

教养却阻止她发火。

于是她掠过沙发,掠过站在角落静静发呆的妻子,往楼上的卧室走。

她不应该这么在意。
凤夜冥对自己说。

不过是个政治联姻的工具罢了。
从结婚到现在两人连名字都不熟悉,何必去演戏,去装做夫妻和睦。

正这么想着,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袖角,力道不大,像怯懦的孩童。

凤夜冥回头,是那个女人,脸色并不好,但是没什么表情。

她见女人嘴唇微颤,说
“我做了些饭菜…还在,热着。”

凤夜冥一阵恍惚。自生母离世后就再也没有女人这么温柔的为她留着晚饭了。
心底一暖

脸上也如春来冰雪消融
紧绷的神情有了松动的痕迹。

突然,前些日长辈的教训袭入脑中。
凤夜冥意识到似乎并不是因为感情女人才这样温柔的。
她分明厌恶这段扭曲的婚姻。

一切都是为了讨好自己,借自己的力量扶持她背后岌岌可危的家族企业。

卑鄙又现实的理由。
无关乎情爱。

那一刻,凤夜冥的心
在抽痛

她伸手掐住女人的下颚,似乎是因为精神压力太大,女人瘦的有些过分,下巴硌手。凤夜冥笑得更是悲狂

她低声道
“就这么想当我的女人吗?”

你不是讨厌我吗。

凤夜冥凝视着女人慌乱的表情,心痛难当,却身体力行的要去做伤害她的事

“我满足你。”

凤夜冥吻了她,不似婚礼上发乎情止乎礼的一吻。更像是野兽撕咬猎物,咬的完整血肉破碎不堪,要讲她囫囵吞下般的凶狠和贪婪

女人吃痛挣扎,终是下意识扬起手,给了凤夜冥一巴掌。

啪——

声响停息。
女人仓惶爬起,跌跌撞撞往门外跑去。
留下凤夜冥一个人在原地,回味脸上的疼痛,和方才女人脸上几乎绝望的样子。

她并不游刃有余
也说不出类似“这个女人居然该死的甜美”这种话
她不是一个合格的霸道总裁。

凤夜冥深吸了一口气
掏出电话给助理发了个信息

“撤掉她身边所有的监视,把剩下的六千万全部拨过去。”

“我不想管了,”

“我好累。”

搞完,关手机
凤夜冥静了下来 很久没有动作。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