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关山难越。

逆设定abo,乱写的,新人发文,有不足请多多指教。

前面三个部分在主页里有Σ>―(〃°ω°〃)♡→

“好凶。”

嬴政笑起来,虽然只有一霎,似雨夜过后中央广场炸开的满树白花,温柔至极,柔软至极。

白起恍惚了,做了个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

他低下头,凑近那张漂亮的脸。他一直觉得嬴政的脸漂亮,是想让人细细抚摸的那种漂亮。两人气息交织在一起,嬴政没有避,虽然呼吸仍是粗重,眼神不善

一双灰蓝的眸子印着清晰的脸
亦如从前

不知道是谁没把持住,肉贴肉,又吻在了一起。比刚才来的疯狂,虽然皆是青涩,稍微大胆勾缠唇齿片刻便开始仓皇喘气,带了狠劲儿,一边捏着下颚一边咬着软肉。互相野兽似得乱咬,不像话的吃着彼此的嘴。

那手也不规矩,方便的开始扯起衣服扣子,不方便的开始就近往身上那人的胯间摸

摸了会发现不对劲。

嬴政静了,白起顿住,像被施了魔咒。

“这里……怎么回事?”

白起听见他声音有些抖,心里一整揪得慌,他磕磕绊绊的试图组织语言,支吾好久,还是没说出来一句话。

“原来永绝后患指的是这个?”到最后还是嬴政笑了,一边笑一边死拽着白起衣角,又凶又怒,眼眶发红

“你是什么废物啊”

废物慌了神,跨坐在嬴政腰间不知所措。想解释,偏偏脑子像断了路,他能感知到嬴政的情绪,大概是愤怒,他也说不清的愤怒,然后还有些,悲切

是许多年前躺在手术台上睁眼看到他时的那种情形。

白起突然觉得嬴政大概会哭。
为什么会哭,白起不知道。

于是他低下头去,近乎本能的轻柔着亲吻着这个孩子,献上一个从万千杀戮中走过的,怪物小心积攒的温柔。

腺体,性器官彻底摘除
alpha标记能力为零
无法完成授精。

这才是怪物啊。
不男不女
作为物品存在着。

手术完成白起苏醒时第一眼就看到嬴政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他也说不清
大概是
那种知道无论如何
这个世界上还有真正在意自己的人
那种庆幸
和无法言喻的喜悦吧。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