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本宫不死,尔等终是渣滓。

算是给各位僵尸粉的秋季肉汤。

正文走链接。

16:37 p.m

外头下着小雨,漫不经心的打在玻璃上。嬴政刚从梦中挣扎醒来,脑袋有些疼,反应了会才想起来昨天太忙没关窗就倒在床上睡过去了。

吹了一晚上冷风难怪头疼,嬴政又躺了回去,闭眼打算继续睡下去。

躺了会觉得不对,又猛然睁开眼,手脚麻利的从枕头底下摸出枪来。

空气里溢着些寡淡的血腥味。

他刚刚扛起家族,现在还有无数烂账埋在地下没有解决,就算是现在身处海外也会被那股腐烂的霉臭熏一身。

那个贸然闯入的东西丝毫没有隐藏的意思,就坐在床尾边的椅子上。地上丢了块抹布似的血衣,本人就裹着他的外衣,缩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嬴政沉默,收了枪慢悠悠地爬起来。轻手轻脚绕到白起面前的时候人还没醒。

大概是累坏了。

他就站那,盯着白起那张陷在发丝里的脸半天,最后还是没把人叫醒。

17:13 p.m

放在膝上的手指一颤,白起醒了。

外头雨势不歇,屋里倒是暖洋洋的,玻璃上沾着层薄薄水雾。隔壁的浴室里传出来清晰的流水声,白起坐在椅子上朝那边望了会儿,然后站起来开始收拾他回家时脱了一地的枪支弹药。

嬴政澡都快洗完了才听到外面有动静,本来还在盘算等会出去了要怎么嘲笑白起,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外头站着白起,脸上没什么表情,正在脱衣服。里面嬴政先是猝不及防的一愣,然后就笑着朝着往浴室里走的人无声发问

白起看着他,手上解着皮带。半天憋不出个字,直到整个人凑到嬴政面前,被避开了以后才闷闷开口

“想你。”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