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本宫不死,尔等终是渣滓。

韩信x东皇太一。双龙,初次尝试,请见谅。

平庸即是恶。

昔日神祗伏在地上,修长蛇身正分骨而开,墨麟渐掩于皮下,在尖锐痛楚中他的双脚再次归于正常。

苍白的,纤细的,脆弱的。

东皇太一睁大了眼,伸出颤抖的手去触碰短袍下的躯体。

那两条肢体摊在地板上,像截死物。

实验失效了。

他再度沦为了与神殿外千万蚁民般卑贱的平庸之人。

“谁都好,”

他把过分瘦削的身体缩成一团,开口低吟到

“把力量给我。”

于是天色便暗了下来,白光在铅灰铁云中炸裂,雷声轰响。恰似神迹亲临,万民俯首跪拜。东皇太一坐直起来,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注视着一条苍白巨龙在云中浮现。

那龙类在半空中遥遥看了他一眼,回身便游弋到了近前,化作人形踏上了陆台边的纤细木栏。

身后骤然落下磅礴大雨。

东皇太一看着那人信步而来,戎装上的银甲相撞响声清脆。

“给我,”他朝那人伸手,凌乱锦绸跌落肩头,露出一片苍白皮囊上的斑驳伤痕。“要什么你尽管拿去,把力量给我。”

那人低头看了他会,抽出短匕划开手掌,屈膝半跪于他面前。

血液涌出,落在地板上汇成妖异红痕。并未多做考虑,东皇太一俯下头,抓着他的手腕,径自伸舌舔着那腥热血液。

若非虚妄。

架上长烛晃了晃,再不挣扎枯竭而灭。

那伤口愈合的极快 来,东皇太一舔净了最后一缕红痕却不曾停下,而是沿着那骨节分明的手一路吮吻而上。

眼角一挑隔着数缕发丝与那人正好对视。

蛇性本淫。

那人唇上带了些笑意,一把扣住他后颈再是蛮横扯到眼前,欺身而上肆意剥夺着他呼吸的权利。

若非执念入骨。

冠名为东皇太一的人类雌伏于他人身下,墨色长发散了一肩一背,再落到地上,随着身体遭受撞击的频率而晃动着。

若非痴心妄想。

他被人翻动,换了个姿势,细嫩皮肉在愈发粗暴的对待中迸裂,鲜血涌出。

殿外大雨倾盆,雷声震耳。

那人分明是在笑

笑他孟浪,笑他痴心妄想,笑他一介凡躯也想化神。

东皇太一伸出手,拥住那人项颈,纤长手指陷入一方银白发丝中。

若真为虚妄。

他指上汇出一团翻滚墨色,似是虚空中挣开的破裂孔洞。殿外划过一道银链,照的陷入混沌的万物片刻清明,也映着他被人摁在地上肆意亵玩的样子。

墨球径自凑近那人额前一双骨角,似巨兽靠近了猎物,只待将其连骨吞净。

轰鸣雷声里只闻一声轻笑。

东皇太一有些惊慌,糟那人扣住了一双虚软手腕,不及挣扎,便被锋利匕首刺穿手掌,牢牢钉在了地板上。

云淡了些,那雨势也有所收敛。

只是殿里却再听不到人声。

“韩信,我的名字。”

雨停。

那人坐在他身旁说着,一手摁上他的手掌,腕上略施巧劲把与伤口深融的匕首抽了出来。

东皇太一把脸埋在手臂里,微微点头算是应了。

也许是真的起了作用,他的双腿上正生出无数细小鳞片,刺痒无比。

那人垂首看着他掩在一片凌乱锦袍下的双腿,突然扯起他背上一缕黑发。

“你很有意思。”

评论(16)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