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关山难越。

#嬴白嬴白嬴白
#猫化嬴政x杀手白起
#再报复社会我不是人系列
#吃的开心算你的,ooc算我的

1.他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猫。跟那些喜欢团成一团蹭来蹭去的蠢猫们不同,他做不到恶意卖萌拦路抢劫路人小鱼干这种事,哪怕仅仅只是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区流浪猫。
所以,那个经常来给猫猫喂猫粮的老奶奶走了以后他就基本快被饿死了。
那天雨下的很大,流浪猫们都有各种的去处。拒绝跟那些蠢猫一样缩在肮脏角落里的他选择了蹲在楼道里,面朝大街 方便逃跑。

“要跟我回家吗?”
他抬头,看见一个瘦瘦的两脚兽站在自己面前,收了雨伞,向自己伸出了手。
“你身上都湿透了,我家里还有些吃的。”

他对自己说,别去,这是愚蠢的两足兽的骗局。

“乖。”那个人笨拙的哄着,甚至半蹲下来跟他缩进了距离。

鬼使神差的,他看着那个两脚兽一点点靠近,慢慢把自己抱进怀里,嗅着那个两脚兽怀里的味道,完全没有了一点反抗的想法。

2.两脚兽对他很好,给他准备了很多吃的,基本都是新鲜的鱼肉。
一般喂流浪猫是不会这么铺张浪费的。
他眯着眼,边吃边享受着两脚兽的毛巾擦干服务。

“好多地方都打结了呀。”
那个两脚兽这么说着,细长的手指插埋进了他背后的皮毛里。
“该洗个澡了。”
他一懵,突然反应过来了,挣扎着要从两脚兽的腿上爬起来,也不知道那个两脚兽的反应速度为什么那么快,身手敏捷的把他截住了以后十分有效率的拖进浴室里开始放水准备洗澡。

过程中不免一副挣扎和混乱。

反正被一个两脚兽摁在热水了洗澡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更让他羞愧欲死的是洗到一半那个两脚兽居然直直盯住了他的两腿间

“小,公猫?”

废话了本大爷这么帅不是公猫难道说是母猫吗?你是白痴吗?

他这么吐槽着,发出愤怒的喵叫声却被以为是在撒娇,脑袋上糟了一记摸头杀。

3.“该叫你什么呢。”
那个人把他抱在怀里,经过刚刚吹毛时的一番折腾他已经没多少力气了,一人一猫瘫在小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小白?”

他洗净了污秽后露出了一身银白的皮毛,颇为好看,那两脚兽挠着他的下巴。
他很不爽,嘶吼着拒绝了这个提议。那个人却好像是头脑没有身体发达一样,会错了意。欢欢喜喜的叫着他小白。
然后他就爆炸了,从两脚兽腿上一跃而起跳到了一旁的桌子上,那桌子堆着许多杂物,遭他这么一踢就全倒在了地上。

一片混乱里恍惚可见一副相框,照片上的两个少年并肩站着,一个表情拽的二五八万的他一只猫看了都想打人,另一个瘦瘦白白的没猜错应该就是这个傻两脚兽。
“阿政……”
他听见那个人叫了这个名字,抬头一瞧,那人的表情让自己格外不爽。
凭毛啊!
他那爪子挠着相框上的玻璃,边挠边叫。两脚兽呆呆地看了他会,突然伸出手把他整个拎起抱到了怀里。
“就叫嬴政吧……对不起……”

“就叫这个吧……”

4.从此以后他就和这个叫白起的两脚兽同居了。

白起很喜欢抱着他坐在窗台边发呆,对着窗外的一片车水马龙出神,经常要到嬴政不爽他的无视到了极点开始撒泼才会唤回他的注意力。

嬴政不知道白起是做什么的,他经常待在家里,似乎不用工作的样子 却总能给他买回来很多很高档的事物和猫咪用品
虽然他一件玩具都不喜欢。

他很喜欢跟这个两脚兽在一起,哪怕只是一人一猫一起坐在窗子边发呆而已。

两脚兽对他很温柔,特别是叫他名字的时候。
虽然那个名字已经是自己的了,却总感觉白起在透着自己叫别人。

嬴政喵不爽。
就闹,闹得天翻地覆的,闹得每一次白起采购回来都能看到他的小主子坐在一片狼藉的客厅里,抬头盯着他。
边叫边注意他是不是生气了要过来拎着自己打一顿
结果那个人只是叹口气,放下袋子乖乖收拾残局。

“乖一点啊,阿政。”
半夜白起来抱他去床上睡觉的时候本来他是拒绝的,但是看见那个人用那种表情一叫他,就干脆放弃了抵抗。很没出息的被整个抱走

愚蠢的两脚兽。
白起睡着以后嬴政喵悄悄睁开了眼睛,盯着那张有点好看的脸看了会,暗搓搓的凑上去拿爪子在他脸上戳了个印
以后就做本大爷的人了,别再想别人了

5.虽然白起从来不会带任何人到家里来,可是嬴政喵注意到近期常有个叫芈月的女人常给他打电话。
电话的内容他总是只能听个半清,什么植物人,暗杀,别太自责之类的。
白起只是沉默的听那个女人絮絮叨叨半个多小时,挂了电话以后拥着他蹲下来缩在柜子边哭。

嬴政喵面无表情的由他抱着,由他把泪水尽数蹭在自己皮毛上。
他突然很讨厌芈月,还有白起一直在小声道歉的那个‘嬴政’。

你是废物吗?你知不知道白起他总是在为了你哭啊!你他妈不心疼朕还心疼呢!朕辛辛苦苦养着的铲屎官他让他总这么伤心都没时间逗朕玩了
你这人可真,该死

白起抱到太紧,以至于他有点疼。

嬴政喵伸出了爪子,对着他喵喵叫了两声。

白起一愣,又傻兮兮的凑了上来把眼泪蹭到他身上。
“对不起啊阿政,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吗?”

吃你。
吃掉你了你大概就不会在为了别人那么伤心了。

6.某天晚上,嬴政喵突然从梦里惊醒,四处看了看发现早就过了白起正常的出门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外面下的雨却吵得很。

他在屋子里焦躁不安的走了就很久,几乎快到午夜的时候才有人开门。
倒进屋里的白起浑身湿透,衬衫上还晕着大片血迹。

嬴政喵有点懵,凑上去高声叫着。

白起侧躺在地板上,脸色苍白,双唇有些颤抖。他轻声说着阿政乖之类的话,还没说两下就昏了过去。

后来白起是在医院里醒的。
芈月坐在床边削着苹果,见他睁了眼便起身要出去找医生。
白起叫住了她

“我的猫呢?”
他记得晕倒的时候门没有关,他很怕嬴政喵跑出去然后被心怀不轨的人捉走。

芈月笑了起来
“你还有脸问,要不是你的猫你早就死在家里了。它冲出去叫的邻居,听说当时声音打的整栋楼都听得见。”

白起抿唇,沉默了一会,又问了一遍。

“放心,没丢,交给宠物店的人照顾了。”
“别再这么玩命了,嬴政还没死呢。”

7.回家时嬴政喵果然在等他,只是看起来特别凶,死也不让他摸。
折腾了好久才窝进了白起怀里。
白起边抚摸着他的后背边安慰着。

晚上洗完澡白起穿着件很宽大的T恤抱着嬴政喵在沙发上翻相册,边翻边说着这些照片的来历。
嬴政喵注意到有段时间的白起十分瘦弱,看起来病怏怏的。
想想还比较庆幸他的两脚兽现在看着挺健康的,窄腰长腿,虽然没什么肌肉身体却看着很漂亮。
没错他虽然是一只猫可他最爱看的电视节目是深夜档的维密秀啊

再后有几张白起和另一个少年的合照,就上次那个看起来很欠打的那个人。
“这个人吗?”

“他是我唯一的家人。”
“在我还很虚弱的时候只有他肯接触我”
“他对我很好。”

嬴政喵看着白起说着说着便开始哭起来,颇有些烦躁。
愈发的讨厌照片上的那个人。

后来白起又翻了一页,有张照片似乎是偷拍的,照片上的男人穿着西装从轿车上下来,神色冷漠。隐约看得出就是刚刚那个人。
长大了这么变成这副德性了。

他嫌弃的想着。
电视上刚好念出了一句台词
“喜欢她就要跟她结婚啊。”

8.芈月突然的来访搞得嬴政喵不是很愉悦。
他蹲在白起背后的柜子上咆哮着
滚出朕的领土啊你这个女人!这是白起和朕的私人领土!

芈月本要笑这猫颇吵,抬头一看却愣住了。
“怎么了?”白起拿了茶杯,看她呆在那里随口问到。
“没什么。”

“玩够了就回来吧。”
芈月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对着茶几上的嬴政喵说着,“一直当只猫有意思吗。”
嬴政喵不懂她在说什么 也不想懂。
芈月扫了眼在厨房洗茶杯的白起,晃了晃手里细长的女士香烟。
“你会把他逼疯的,嬴政。”

送走了芈月以后白起一副很疲倦的样子。
嬴政喵蹭了蹭他的手心,白起冲着他笑了笑,手指绕着他的尾巴
“过段时间我会出去一趟 你要乖乖在家里等我。”

嬴政觉得那不是什么好事。
况且最近白起的状态很不好,整个人几乎是恍惚的。
而且像上次那种事情,也不是个例了。

他很怕,
他怕哪次白起又带着伤泡在浴缸里晕过去然后差点把自己溺死
他怕白起就那么倒在门外面而他连开门都做不到
他怕得要死。

9.嬴政喵去找了一次芈月。

芈月跟他说了很多事。

真正的嬴政现在躺在医院里,靠一堆机器养着才不至于死掉。
据说是因为一次暗杀,尽管没有死只是变成了植物人,那也跟死了差不多。白起很愧疚,老觉得是自己没保护好嬴政,离开了他们一个人住。

然后就遇见了嬴政喵。

四处接些玩命的暗杀单过活。

芈月瞧这那猫拿爪子把一张真皮沙发的真皮划破写了个歪歪扭扭的英文句子,笑弯了眉眼。
“当然能,只要你想变回去。”

嬴政回家的时候看见白起吓了一跳。
白起头发有些凌乱,稍稍喘着气,看起来经历了大量的运动。
白起看见他出现在门口懵了一下,然后伸手一把把他抱了起来。
“太好了……阿政……你回来了”

嬴政喵瞧他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心情颇好。
想想还是算了。
这个样子也挺好的 他最在意的人应该是我。

去你妈的黑色帝国,去你妈的责任。
老子现在只想跟这个人窝一辈子。

10.嬴政喵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打的这么疼。
那天晚上白起最好了一切准备 正要出门被嬴政喵缠住了。
嬴政喵使出了一个猫咪能做到的所有耍赖姿势撒泼打滚就是不让白起出去。

折腾了一身大汗。
白起却只是蹲下来身上摸了摸他的头,哄了哄,然后把他从腿上撕了下来放到了沙发上。
出门去了。

嬴政喵呆在原地。
妈卖批……

芈月跟他打过招呼,这次白起接的活很难办,就算成功了也不可能完整的回来给他铲屎加食了,本来他还挺有信心的,白起不会去他而去
结果
他骂着白起大笨蛋,匆忙从窗子上跑了出去。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在病房里醒来了。
白起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
本来他差点死在那,如果不是徐福安排人来接应的话。

真没用啊。
差一点就杀死伤害阿政的人了。

他躺了会,很没出息的哭了出来。

恍恍惚惚有个人推开了病房的门,坐到了床边。
白起侧过头,那个人跟他一样穿着病号服,一样的苍白虚弱。
他哭着哭着笑了出来

就算是幻觉也好,终于看见你出现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能哭的一个人啊?”那个人伸出手,擦着他脸上的水痕。

“那么多事情宁愿跟猫说也不肯跟我说。”

白起傻笑着,听着他用佯装生气的语气抱怨着。

那个人也笑

笑了会对他说
“结婚吧白起。”












































































【小剧场】
没有小剧场。

评论(1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