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本宫不死,尔等终是渣滓。

兰昭。水晶猎龙者x凤凰于飞

入夏多雨。

丝丝落下,牵牵扯扯的织在肩头,绣成了坚硬盔甲上的细腻银纹。

腰间系着巨剑的女人从集市间走过,高束脑后的银色长发被雨水润湿,做缕交缠相黏,贴在滑腻的白嫩肌肤上。

人人为之侧目,低声议论着如同不速之客一般猝然闯进这个光怪陆离的东方世界的屠龙者。

女人面无表情,双唇微抿,右手扶着剑柄掠过一个又一个人。

集市繁华,但到底与她无甚大关系。

她不是来体验生活的。

突然有人惊呼一声,人群仿佛沸腾了起来,高喊着什么,全然不顾泥泞的道路跪倒在了地上。

她只身立于原地,像狂怒海面上唯一突兀而起的峰崖。

本是浅淡的云晕开了厚重墨色,如十万黑鳞铁骑来袭,在半空中翻滚着,并不断向地面压近。

白练绞动,雷声震耳。

顷刻间天地之余浩大狂雨。

女人仰着头,由着愈发暴戾的雨势切在裸露的肢体上。

等了许久正主方才露面。

那苍白巨龙涌上云面,鳞甲锋利,生生破开了雨势降到离女人更近的地方。

人们称呼其为,龙神。

那巨龙直盯着在雨中一身红甲鲜艳如燃烧一般的女人,开口言语道

“久闻屠龙者大名,今方显身……”

“这长了脚的蛇哪来的。”

女人敛起凌厉眉峰,颇有些厌恶眼前这不伦不类的龙,双唇开合发声打断了对方客套的开场白。

雨声吵人,龙却是听得清楚,险些没失态当场废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非蛇,”

那龙类在半空中游弋一周,顺着落雨而下做了个银发银袍的男人显身。顺着人群自觉让开的道路朝着女人走来。

“龙。”

女人歪着头打量了他许久,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他和家乡那些生有威猛铁翼和巨蜥之身的恶龙宝贝儿们联系在一起。

倒是有些像进城时路过农家稻田瞧见的那被叫做泥鳅的玩意。

顿时觉得无趣,转身要走。

那男人便随手将手中修长银枪掷出,砸在女人面前的地面上,深深嵌进了坚硬石板中。

“阁下未到我城都之前便四下妄言称要屠戮我龙类,为何今日又要躲避。”

男人缓步走向被生生逼停的女人,唇角带着丝嘲讽的笑意。

“莫不是怕了。”

“当初说话时可曾考虑过下场。”

女人舒了口气,抬手一撩额前湿发,半扭了腰过来。

“姐跟龙打了半辈子交道,还没兴趣跟你这种小泥鳅玩。”

“你要是存心想被人调教调教大可以……”

西南方骤然响起一声尖锐嘶鸣,爆炸的巨大响声随之而来,震耳欲聋。

如天地崩裂。

冲云而上的耀目火光激起了屠龙者血性中的欲望。如此熟悉而又亲切的场景。待龙神再要说什么时那女人已经自行朝着那燃烧着的地方飞奔而去。

细一算,今日不是隔壁凤凰第二次涅槃之时吗。

深觉事情不好的龙神当即提起长枪也随着那屠龙者奔去。

那山谷被生生破开了一方巨大浑圆沟壑,浓郁烟霾在山谷上方盘旋不去,女人一接近便险些被其周围炙热的空气灼伤。

却是越发兴奋。

套着护甲的手指握得剑柄越是紧。

那层层烟雾更替,只隐约给人个轮廓,女人窥见其间却几欲欢呼。

谷底伏着个巨大的异兽,像极了她家乡的那些宝贝们。除了身负柔软鸟羽以外几乎就是她日思夜想的宝贝的翻版。

不过顷刻那异兽却开始燃烧起来,化为无数细小金沫,最后脱生在一个纤细的,勉强看得出人形的东西上。

身后那男人也落在了女人立身的陡崖,正欲言语一柄短剑便迅猛袭来,幸得他反应快,提枪一挡,兵器交错间火花飞溅。

“滚,这龙是老子一个人的。”

女人沉着脸,眼神凶悍。

收了剑随后便纵身一跃跳入无尽烟海中。

男人站在原地,颇有些头疼。

我真的是龙啊。

那坑底铺散着无数巨大的柔软鸟羽,金光流转,隐约泛着赤色。

少女伏在鸟羽上,轻轻蹙着秀丽的眉,她的身躯纤细而白嫩,但双腿却未完全摆脱异化,尚存些细小羽毛。

她身体温度极高,无数雨滴落下未触及皮肉便被蒸发干净。

此刻的少女正忍受着极端的疼痛,极为脆弱却又危险。

忽然听到有了碎石滚落的声音。

少女勉强睁眼,下巴猛地被一个带着护甲的手掌托起。

“真漂亮啊,肯定能买个好价钱。”

女人半跪在她面前,看着她的面容,喃喃道。后来似乎觉得看还不够便松了剑伸手来摸。

居然不怕高温。

却苦了受难的少女。

“呜……放开我……”

少女被那粗糙甲片和不知轻重的手劲磨的有些疼痛,又恰好是处在如此重要的时期,虚软无力摆脱不了桎梏,只能软软发声,眼角都带了些湿意。

“哭什么。”

女人未曾想这龙居然如此脆弱,连如此简单的触摸都承受不了。

日后怎么接受她的调教。

不过被她发现了就是她的了。

“我叫花木兰,以后就是你的主人了。”

少女睁大了眼睛,碧色的眸子因为晕着一层泪雾而柔和的像一滩湖水。

“为,为什么”

女人一笑,

“没有为什么,你们龙类就是为我这种屠龙者而生的。成为我的宠物是你唯一的选择。”

少女有些发懵,许久才颤抖着双唇开口

“我非龙类啊……”

“我乃,凤凰一族”

女人眉头一扬,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凤凰是什么我还真没听说过。在我家乡的龙都像你一样有翅膀有爪子有尾巴,别以为我刚到东方就能骗我。”

“还是说,”

女人突然收敛了笑容,俯身而下,直逼少女的脸庞

“你已经有主了。”

少女不适应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万般委屈又皆涌现而出,哽咽却又堵在了唇舌间。

“乖孩子,不论如何你现在都是姐的东西了。”

“谁敢跟姐抢”

“姐就废了他。”

评论(20)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