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关山

本宫不死,尔等终是渣滓。

逆设定ABO。一辆持久的过山车。

#嬴白
#逆设定ABO
#未来设定
#新人发文——请多指教

(伪)双A|发情期|兄弟|年下

Ⅰ.

“……指标……数值……”

“……偏低——”

声音似是从遥远天际传来的,混杂着流水翻涌的浪声,断断续续,几番辨认仍是听不清楚。
目所能视也只有一池混浊霉绿。

被浸泡在药剂中的男人茫然动了动,开口呼出连串气泡,药水翻涌,动静颇大。抱着电子显示屏的医者瞥了眼,随手打开了培养舱的阀门,转身又去调试身后的大型设备。

玻璃罩打开后男人在水中挣扎数次才勉强坐起,他伏在金属的舱沿上仓惶喘着气,用发着抖的手去扯开了深插入苍白皮肤下的数根导管。

“能站起来吗?”

医者头也不回的问道。男人把贴在额上的湿发尽数向后撩去,不做声,自己撑着培养舱,颤颤巍巍的试着爬起来,几次脚底打滑差点摔回药水里。

像条刚上岸的人鱼。

每一次的检查都会带来巨大的体能消耗,不过也幸好还在alpha的承受范围之内。

来时脱下的衣物还在一旁的椅子上堆着,想着也不会有人去主动收拾。男人扶着墙走到椅前时仍有些发颤,却比刚苏醒时呼吸都略有困难要好得多。

医者在撑着操作台沉思,手指轻轻敲打着金属壳,在响着机械噪音的小实验间里回荡着。

双方距离不过数米,男人也不避,稍背过身就开始穿戴起了衣物。那是套灰蓝色的制式军装,左侧胸前纹着并不显眼的家族徽章。

刀具和面具压在了一起,男人看了眼,先拿起了足够遮住他大半张脸的铁制面具。

“你的身体状况应该不用我说,如果想活的时间长一点就克制住自己使用能力的力度。”

医者斜靠在台边,脖颈上缠着围巾的围巾被拉高过,电子屏发出的淡蓝色光映在他脸上,模糊了表情。

男人站在原地,似乎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但医者知道他一般都只听不做。

“你的一些系统损坏的很严重,”

电子屏上放大显示的是他腰胯部的X光片,医者看着那处异于常人的部分,食指又敲了敲。

“对信息素还有……”

门外猝然爆出一声巨响打断了他,玻璃碎裂的声音伴着怒骂接连响起。

医者并不算是一个正式的医生。
却是整个基地里最好的地下黑医。

却因为脾气古怪,行医治病只看心情,也经常会得罪人。
有脑子的基本都因为忌惮医者的破坏力选择了沉默另寻他家,偶尔有些没脑子的也会来作一把死好告诉后来人别去想着找医生的茬儿。

叫嚷声仍在继续,医者面无表情的放下手里的东西准备出去收拾这些不知道哪来寻死闹事的人,那男人却先一步提着长刀打开了门。

男人走出实验间后反手掩上了门,冷眼扫过了几个挤在狭小诊室的壮汉,也不多做寒暄,拔刀便上。

惨叫声开始接连不断后医者便皱着眉回身去查看机器最后的运转,他有些头疼等会要怎么收拾现场。

他的这位病人身份特殊,以战场上的血腥残暴出名。好听点是皇室直系军团执行部首席,直白点就是个杀人机器,人送外号——杀神。

在医者还是学徒时曾经和导师一起接受过这个男人的改造项目。除了身体大部分系统的翻新强化外,还有个额外的改动。

疯狂又变态的。

药剂合成成功的字样出现在了屏幕上,确认以后医者便从椅子上起身拿了封装好的药剂走出了实验间。

出门时男人正踩着一具新鲜死尸的头颅把深刺入胸腔的钢刀抽出来,原本光滑的刀刃上满是豁口。男人身上也沾着不少血。

太粗暴了。
医者这么想到。

“你们要的东西,注射或者直接服用都可以。记得到时候把后半部分尾款打过来。”

男人点了点头,稳当接住了医者随手抛来的药剂后便小心的收在了口袋里。

医者想打发他走了 然后叫些人来收拾,却听见男人用近乎沙哑的嗓音说了句话

“我,嗅到,陛下。”

医者听懂了,他抬头盯住了男人。


(待续)

评论(8)

热度(107)